首页>生活>艺术生活>艺术人生>小虫,本来无一物

小虫,本来无一物

作者:1232011年08月16日美好家园
文章标签: 名人 明星 小虫 艺术

他说自己是一只变形虫。柔软、敏感,却有无法摧垮的韧性。作为台湾三大音 乐人中最年轻的一位,他的人生之歌是:得到、失去、放下、再得到。

 

变形虫,萤火虫

 


        “不管在哪个角落,喜欢音乐的人,坚持你的梦想,你一定会成功??”这是小虫,面对镜头侃侃而谈,形象清新光荣,脸颊上一对生动的笑靥,很好地掩饰了憔悴:他最清楚自身的顽疾,就是“谈话节目焦虑症”。“资深”,“金牌”的后面,这个才气四溢的男人,最怕面对镜头剖析问题,解释自己,抵触那太多的亮点和肤浅的理解。“知道要出镜的前夜,我会失眠。害怕做访谈,不愿意在必须回答的提问前,迅速做出反应。”这也是小虫,年逾不惑,依旧可以心思单纯地亮出胆怯和腼腆;这个习惯熬夜的男人,总会在黑暗里,孕育出惊喜,却不习惯在过度曝光下,炫耀,膨胀。

 


        “上世纪80年的时候,我是个驻防金门、傻乎乎的阿兵哥;入伍前,有个感情很好的恋人,我曾经骄傲地信任我们之间的感情,觉得所谓分别就会分手的魔咒,对我们根本不起作用,结果哦??”小虫微微一笑,回忆总是会有些荒诞感,“爱人离开的日子,觉得万念俱灰,看不开自己的烦恼,想宣泄,就写了首名叫《小雨来得正是时候》的歌,没想到成了当时的排行榜畅销歌曲。于是,被签约,被力捧,有了许多朋友、歌迷,刚刚二十岁,我就迈进了成功的门槛。”一袭白衣的小虫,私下聊起天的时候,口才颇好。最迷人的,还有那把低沉温柔的好嗓音,演绎自己作品的专辑《我不是个坏小孩》和《与世无争》,两张碟间隔二十年,同样好听得要命。他却不愿意做创作型歌手,增加幕前的知名度,而情愿站在背后,捧红一个又一个歌手:“也许是不愿意在唱歌前还要做自我介绍,也许是不愿意像复读机一样在不同的地方,带着不同的心情,唱一样的歌。除非没有别的办法很好地赚钱,除非有特殊理由,我都不会再接演出。”他的态度十足谦逊,话语则带着些许自傲,金钱和机会每天都有,而小虫罕有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“我曾经很希望出名赚钱,闪耀的演艺圈,总会让人激动迷茫。”聊起年轻冲动的光景,小虫眼神里满是亮色和惋惜,2 0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港台歌曲的狂欢期,小虫赚够名车、大房子,长发飞扬,“我什么都敢试,只有不做坏事这一条,守住了。”瞬间,小虫真诚虔诚得清亮、透明,如天主教徒面对忏悔室,他竟真的是受过洗礼的,教徒家庭出身的孩子。说小虫多变太简单,其实,是他还保持着梦想和激情,他‘晒’出一张“萤火虫”的照片:“看哦,有些虫子会发光。”这么自然的小生物,他觉得很神奇,因为,“小虫的眼光”,总是很特别。

北京东城区新中街68号7号楼3层北段9号
Add:北京市朝阳门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10层《美好家园》 Code:100020
媒体独家声明:本网站图片和文字未经有关版权所有人书面批准,一概不得以任何形式或方法转载或使用.本网站保留所有权
京ICP备13034195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10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[B2-20040250] 广告经营许可证[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]